当前位置:主页 > P生活书 >失落一代的困境:为什幺走在「成功」的路上,却感觉自己一事无成

失落一代的困境:为什幺走在「成功」的路上,却感觉自己一事无成

2020-07-01 访问量:481 分类:P生活书 作者:

失落一代的困境:为什幺走在「成功」的路上,却感觉自己一事无成

我最喜欢的电影《斗阵俱乐部》(Fight Club)里有一段经典的台词:

是啊,或许从小就造就人对「未来」错误的想像者,除了电视、网路外,社会体制的框架与师长殷切的期许,也是元兇之一。从很早以前开始,社会框架就已经开始默默的替我们做出价值判断:什幺是好的生活、什幺是成功;什幺是一事无成、怎样又是浪费自己的才能。

这样的体制在我们身上贴上一个一个的标籤,而我们也习惯了这些标籤给自己注解,尽力扮演着这些标籤该有的样子。多数人就照着社会所引导最「安全」最「适合」的一条路往下走;忘了自己曾经揣在怀中的「梦想」,甚至连它的模样也不敢思量。

我们没有机会学习自己判断是非,因为社会已替你想好了最佳的人生组合:念最好的学校、在高薪又有名的公司里求得职位,然后找一个好的伴侣共组家庭,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从没人告诉我们,就算达到了这些「成功方程式」中的每一项条件后,生活还是不会自己变好、你的焦虑与困惑也不会随之消失。

读到最好的学校后,然后呢?在求职时大家依然徬徨盲目,最后只能屈服于「多数人的选择」而找一条最不会出错的路,例如到知名的大公司蹲着。找到很棒的工作,然后呢?人生的许多问题与困境并不会自动解决;在我们认知到现实生活的残酷与丑陋后,发觉体面的工作并不如想像中美好,但能做的仍就只能咬着牙,坐着日复一日、出卖灵魂的繁杂琐事。

记得小时候在班上,老师总会给表现最良好的同学「乖宝宝贴纸」,奖励他们达成老师期望的目标。其实长大后,多数人仍在重複这套蒐集「乖宝宝贴纸」的模式,只是贴纸被换成了是读最好的学校、进最有名的公司、拿最棒的薪水。越是优秀的人,似乎越难逃脱这样的困境;倘若社会的所有期待就等于成功,为什幺在夜深人静、午夜梦迴时,许多菁英仍会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这幺的虚无飘渺呢?

社会的成功方程式?谁说你一定得认同?

较高的薪水、较佳的公司名称与较好的职涯发展培训,很容易吸引那些极其优秀、却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的「贴纸蒐集者」。而一但习惯了那样资源丰沛、优渥高薪的生活后,想要脱离那样的舒适圈、去说服自己从另一份外在环境条件都相对较差的工作开始从新起头,往往是难上加难。就像温水煮青蛙,等到有感觉时已经难以自拔;或更甚者,明明已有知觉,却是难以痛下决心壮士断腕。

除了因为没有自己判断的决断力、容易受到「社会认同」的影响而屈就于大众的想法,另一个问题点在于:我们始终认为所谓的「成功」会是一种既定的模样,要「对得起」或「配得上」自己理想的高度。总会觉得以自己这样的资质,必定是要进入高产值、高竞争力的工作领域,才能「对得起」所受的教育、所获得的资源栽培。

但真的是这样吗?还是所谓的「对得起」、「配得上」其实都是社会建构下,各种他人的价值判断而成的「成功」?为什幺读法律系出来一定要成为大律师才算成功?难道商学院毕业,跑去成为文学家就是种浪费?

在此想澄清,所谓上述的「社会成功方程式」并没有一定是不好的,坏就坏在于社会价值所抱持的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他倾向。应该将定义「成功」、「梦想」的选择权交还给每个人,而不是强迫所有人都被框架成同样的複製人。当经过认真思考后认同社会上普遍所定义的「成功」时,那样的实践也会是有意义而伟大的,但多数的人通常只是被「社会框架」绑架思想,进而上演无限轮迴的相似情节。

太多时候我们被生活中的一切追着跑。结束学生生涯以后,好似不马上在短时间内找到工作而就职,就会落后别人一大截,因此容易草草的将就于几个既有的选择;开始工作以后,又容易被工作上排山倒海而来的琐事给淹没,因此只能见招拆招。等到真的受不了工作离职以后,暂缓一口气后又开始担心太长的Gap year会在履历上留下污点,因此又开始陷入待业的焦虑中,重新进入下一个循环。

太忙、太累或是更根本的,其实不知道该怎幺想像久远以后的目标是什幺、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幺。因此我们任由自己被这样的轮迴淹没,然后无奈的笑着替自己辩解「这就是生活」。

梦想,其实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够好了

是吗?生活难道就注定是这一连串相似的悲剧所组成?所谓的「每天早上被梦想叫醒去工作」难道注定只是童话故事?这样的想法很难让人认同。坊间其实已经有很多谈论这样问题的文章与书籍,而其中破坏性创新大师Clayton Christensen所着的《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为当之无愧的佼佼者;该书中对于另一种的人生规画、不同以往的生命目标和属于自己的独有价值皆有许多发人深省的着墨。

然而若要脱离着这些日复一日,敲开这不断消磨自己的轮迴的方法,「打破社会框架」的练习绝对至关重大。就是因为社会给了太多事情既定的标準,而让人无法拥有自己想像的能力与勇气。不敢去想、也无法去想,不再开口谈「梦想」,因为根本不知道它的模样是什幺。

打破社会框架,拥有承担自己「梦想」的勇气;「梦想」属于自己,不用是世界和平、解决饑荒这种等级的胸襟才配得起「梦想」的称号,不需要对得起社会或对得起自己的能力,只要是自己真正想要实践的事情,就有它存在的意义。真正的梦想,只需要对自己负责。

人生太短,要满足的人真的太多,华人集体思维的文化教育下总教我们要把「公众」的利益放在「个人」之前,但这真是颠簸不破的道理?还是只是阶级统治下用来控制人民的洗脑?至少在「梦想」一事上,要试着踩自己的底线,不要一味的委屈自己。建议读者时不时花一点时间思考关于「梦想」的命题,用「以终为始」的思想实验测试,假想若在自己的生命将要终结之时,哪些事情没有达成会带给你一生的遗憾。

所谓的「一事无成」只是社会认定没有达成「它们」的标準所妄下的评语,只要自己真的问心无愧,真的不用在意别人对自己「梦想」的诸多评价。这个时代,或许需要更多拥有自己「小确幸」的快乐者;毕竟当薪资倒退、物价房价高涨、升迁无望再加上政治乱象,在不断的内耗生命下,层层累积的负面能量,往往也积压在我们的身心灵,也积压出各种社会隐忧。

就像《斗阵俱乐部》里谈到的,虽然从小我们总被教导「什幺是成功的模样」,但真正能够符合社会定义「成功」的人仅是少数;但关于其他人的人生该何去何从呢?社会框架似乎选择性的遗忘了这块真空,但这真真切切是多数人的生活,却没有可依循的準则,因此多数人仍是不停的汲汲营营在自己身上划下一刀刀,削足适履般的把自己塞进成功的框架。

或许我们该把事情想简单一点,不用太广太远,只要尝试着对自己负责;拥抱每一个小确幸,无疑是打破社会框架的一个试金石,也是能敲开这些令人无法透气的轮迴,活出自己另一个模样的选择;可能我们终究被社会归类为「一事无成」,但至少曾经有过无数个小确幸累积而成的,千山万水。

类似文章,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