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资讯网 >失落的台湾文学系所:没有民族主义花园的文化园丁(下)

失落的台湾文学系所:没有民族主义花园的文化园丁(下)

2020-07-01 访问量:918 分类:生活资讯网 作者:

失落的台湾文学系所:没有民族主义花园的文化园丁(下)

失落的台湾文学系所:没有民族主义花园的文化园丁(下)

图说:台湾文学馆正门。

接续前文,在台湾的文化与教育层面:

1.没有克服中文系再生产结构的「本土化」

2.没有连结到人民大众的「本土化」

这两个重要因素,其实共同了造就十年后台湾文学系所必然的困境:台湾文学系所的文学青年,因此缺乏适当的「社会定位」。

他们被养成的技能与专业,既不被国家机器所需要、也不曾连结于社会大众。也许正是因此,许多在招生上感到压力的私立学校,就只能将「台文系所毕业生」千方百计地送入以「产业」为名的市场丛林。这就是为什幺,许多私立台文系所,为了证明自身的「前途」(其实就是就业的保证),并且最终选择了将文学系所「技职化」的道路。例如,免费的大众传播学分作为第二主修、或是大量的出版或新闻实习课程,将私立台文系所在学学生送入业界,成为同时缴纳学费又领不到薪资的、被学校和企业双重剥削的廉价劳动力。

与此同时,奇怪的是,国立大学的台文系所,却不愿意屈服于就业的压力:相较于私校大量的「文创产业、行销管理、编辑採访」等等就业取向的课程开设,国立名校的台文系所,仍旧是各种高深的诸如「后殖民理论、文化研究、精神分析」等等学术本位课程。这里自然并不是要批评学术课程的不食人间烟火,也不是认为私校对于就业问题的敏感出了差错。

然而,私立与国立大学的这种「产业分工」,恐怕仍是反映出了文学学术的阶级性──优秀大学培养「学术人才」;而三流私立大学则是训练送入产业界的「技术人员」。在我们的教育制度里,何种社经地位群体更容易进入一流国立大学,恐怕是不辩自明的。而这种名校与私立、学术与产业的「分工」,真要说穿,仍旧是一种鲜明的阶级複製结果。

话再说回头,儘管对于「台文毕业生」而言,显然首要的问题在于就业结构与自身专业的社会角色,然而,我们能看到,对于去年今年所谓的「台湾文学大会师」的主事者而言,「台文系所」的危机显然只是某种「宣传」、「广告」、「招生」的问题,而不是深深植根于,文化民族主义在策略面上、在生产机制上的偏差。说起来,期望有理想的文学青年,将来能在无以维生的经济条件里创造民族文化,那似乎是学院象牙塔中最为天真的残酷了。

但是教授们对于象牙塔外的这种「天真」,或许多少反映了,主流的台文学术界,并没有真正关注他们自己的子弟,也就是那些没有要从事高等教育与学术研究的一般毕业生,未来所要面临的生计问题。相比之下,私校台文所在招生与系所存续的压力下,显然更具现实感与病识感,只是,可能药方还要再做斟酌──期望台湾文学能在资本主义游戏里赚钱发财,那恐怕是文化民族主义的本末倒置,假如台湾文学系仅仅是某种半吊子的传播行销系所,那为什幺这些年轻人不直接进入管理学院或是新闻学院就好?

台湾文学系所的未来,是一个艰难的问题,这样的短文自然无从指出捷径。然而,文学与文化,如同教育,它们都不应该只是一种替产业赚钱的商品,也不应该只是一种纯然「谋生」的工具──这并不是说台文系所学生的「出路」问题不重要,相反的,正是因为,对于我们深切期望的、那个健康坚实的未来民族国家来说,「养活」民族文化的基层工作者,必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们才不该坐视台文系一般毕业生正在面临的就业问题。如果对于本土文化有热忱的青年,在体制内外无以维生、如果本土文学系所只是出版界新闻界的后备劳动力军团,而没有自身独立的价值,那幺,我们这个还未完全成形的「台湾民族」,要从那里获得民族主义的文化和语言上的催化剂?要依赖谁,在普遍人民的心中,去栽种关于共同体的记忆或是彼此联繫的纽带?也许,我们的台文学界,应该自觉地更加关心自己的子弟兵们,在就业环境与教育职位中的边缘化现状;而政府的文化与教育部门,也应该深刻思考本土「文化」的真正根基,而非动辄以「文创产业」的梦境来掩盖「文化」所需要的制度性、非功利的支持。

类似文章,猜你喜欢